小说正文

莫轻舞战楚天冷王霸爱王妃了不得by红小果

主角是莫轻舞战楚天的小说名叫《》,是红小果著作的一部虐恋言情小说,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。“呜呜呜!”莫云倾急的想要去抓冷王的胳膊,却被他猛然拂开。她一眼又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公主,匆匆跪爬过去,想要让公主帮她。

精选内容:

“莫大将军?这到底怎么回事?好好的选妃宴,弄成了这样,你如何向皇上交代?”

宫里来监督选妃的太监,拿腔捏调的质问道。

莫大将军吓得浑身一抖,忙说道:“杜公公赎罪!末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待事情查清楚之后,必然会亲自去宫中向皇上请罪!”

“是啊!莫将军!你可真得去父皇那边请罪!好好的一个美人儿,被生生的折腾成这样,本王看着实在是心疼!”

冷王说完,毫不掩饰自己眼底对莫云倾的厌恶,捂着鼻子抬脚就往外走。

“呜呜呜!”莫云倾急的想要去抓冷王的胳膊,却被他猛然拂开。

她一眼又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公主,匆匆跪爬过去,想要让公主帮她。

却见公主同样捂住鼻子说道:“云倾?你身上臭死了!我还要去追皇兄,我先走了!”

说罢,她竟是看都不看她一眼,转眼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。

莫云倾登时气的眼前一黑,整个人就晕死了过去。

“来人啊!快请府医!”莫大将军愤怒的声音,登时响彻整个将军府内。

莫轻舞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内,捧着肚子在床榻上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她只不过是略施小计,就让莫云倾丢人现眼,这简直是不要太爽了!

“小云!你都不知道,当她听到我声音的时候,她竟然吓得都尿裤子了!真是笑死我了!”莫轻舞拍着床榻,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“小姐!能报了仇奴婢当然替你开心了!只是,奴婢害怕大小姐会再报复小姐!大小姐有大夫人撑腰!到时候,小姐的日子可就难过了!”莫小云焦急的说道。

“怕她做什么?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这府里若是再有人胆敢欺负我莫轻舞,我就千倍万倍的找回去!”莫轻舞收住笑,脸上寒芒闪过。

“砰!”原本就破烂的院门被人一脚踹开。

紧接着,便有家丁冲了进来,二话没说,直接拽起莫轻舞就走。

“你们要干什么?这是二小姐!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抓二小姐?”莫小云急忙冲上前去,挡在了莫轻舞的身前。

“本将军给的胆子!”一道冷厉的声音传来,惊得莫小云浑身一抖,急忙跪伏在地上。

“贱婢!”莫大将军抬起一脚,就狠狠的往莫小云的肩膀上踹了过去。

莫轻舞眼底锋芒闪过,伸手一下子捏住了莫大将军的脚腕。

她沉声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是我搞砸了选妃宴,冲着我来就行了!何必伤及无辜?”

莫大将军的脸上满是寒霜,他想要抽回自己的腿,然而,任凭他用尽力气,都是没有办法。

他心底大惊,自己这个女儿的力气何时这般大了?

“逆女!还不放开?”莫大将军的声音沉若寒冰。

“只要你不把此事迁怒在小云的身上,我就放开!”莫轻舞蹙着眉心开口。

“你!竟敢跟你爹讨价还价!还真反了你了啊?”莫大将军气的眼冒金星。

当他看到一旁放置的扫把,直接拿了过来,用了大力往莫轻舞的背上抽去。

莫轻舞不躲不闪,硬生生的挨了,依旧没有将他的腿放开。

倔强的眼睛里,丝毫没有因为后背上已经满是鲜血,而眨一下。

莫大将军被惊住了,他从来都不知道,自己这个唯唯诺诺,人前不敢言语的庶女竟然会如此的倔强。

宁愿自己挨打,也要护住自己奴婢的命!

“好!我答应你!这件事情不会迁怒与她!”莫大将军竟是真的妥协了。

莫轻舞也依言放开了他的腿,依旧直挺挺的跪在那里。

“既然这件事情你愿意扛了!那么罚你去打扫莫家祠堂!没有我的命令!不允许你走出祠堂!听到了没有?”莫大将军厉喝道。

“是!”莫轻舞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“还有!只允许你自己在祠堂里面打扫,任何人不得帮忙,若是被我抓到,一定会先打折了她的腿!”莫大将军警告她。

莫小云听了之后,吓得浑身抖了抖。

“奴婢绝不会踏进祠堂半步!”莫小云颤着声音说道。

“送她去祠堂!”莫大将军无情的下了命令。

“小姐!小姐!”莫小云看着背上满是鲜血的莫轻舞,眼泪直流。

“你哭什么?我只是去打扫祠堂,又不是埋进祠堂!”莫轻舞竟还有闲心,给莫小云开起了玩笑。

“你背上的伤怎么办啊!”莫小云哽咽着看她。

“小伤而已!我走了!你在家里好好待着!”莫轻舞冲她笑了笑,转身就跟着家丁往外面走去。

莫小云想要追出去,但是一想到莫大将军的警告,再不敢往前走了。

莫轻舞被关到了祠堂里面,看到昏黄的烛火下,供桌上摆着的一溜牌位。

她嘀咕着说道:“不就是打扫祠堂吗?有什么啊?以为我怕啊?”

莫轻舞突然感到后背上的伤,传来一阵阵的疼,蹙了蹙眉心。

她心中暗骂,自己这捡来的爹竟然如此的狠心。

她真怀疑,她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女儿。

再不受宠的庶女,也不至于如此狠辣绝情吧?

在祠堂里面找了一圈,都没有找到可以止痛的伤药。

她猛然看到了香炉里面的香灰,便眼睛一亮,急忙走过去,倒了一些出来,直接就要往自己后背上的伤口洒去。

“砰!”一颗石子打在了她的手背上,让她的手一疼,香灰全都洒了出去。

她愤怒的回头,眼前竟是空无一人。

“有人吗?”莫轻舞皱眉问了一声。

“没人!有鬼!”

一道戏虐的声音,猛然在莫轻舞的头顶传来。

惊得她急忙抬头往上看,就看到了那一张帅的人神共愤的俊脸。

“怎么是你?”莫轻舞一阵诧异,紧紧盯着来人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