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正文

林飞古月小说

杀神狂枭林飞古月是一本都市小说by苍天笑,由三三文学网倾情推荐!他是世间的王者,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君,当他归来之时,天翻地覆……

推荐指数:10分

林飞古月小说

“你想干嘛!林飞!我警告你不要乱来!现在是法治社会!你敢动我要偿命的!”

温从何双手捂着一只眼睛,强行忍着疼痛另一只眼勉强睁开,看着眼前的情况。

听了他这话,林飞反而笑的更加大声。

昨天的陆天野还没有能让他涨涨记性,这样的话也敢对他林飞开口

“是吗?你的好哥们陆天野怎么死的你这么快就忘记了?”

他跟陆天野充其量算个酒肉朋友,不过,陆天野的死他可没敢忘!

温从何瞳孔瞬间缩小,想起陆天野的死,立马不敢再出声。

他可没有忘记,眼前的男人身上带着枪,随便一动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。

“你想干嘛!杀了我你也跑不掉!”

“放心,我现在不要你的命。”

林飞看着他这幅胆小怕事的样子,‘好心’的开口安抚两句。

“你们到底想做什么?”

温从何还是害怕,止不住的颤抖,眼前的男人就好像是魔鬼,随时可能会要了他的性命。

林飞没有搭理他,看了眼西烈,开口道:“带上。”

“是。”

西烈点头,揪着温从何睡袍的后衣领,直接拎小鸡似的把这个大男人给拎起来了。

“啊!放本少爷下来!林飞!你们想干嘛!还有没有王法!”

这下不止是温从何,就连床上那两个女人也被吓坏了。

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林飞眉头一皱,有些不悦。

他抬手,从一边的果盘上拿起水果刀,随手一扔。

尖锐的水果刀从半空当中飞过,就从温从何的眼睛边上擦了过去,吓得他喉咙都失了声。

“你再吵,舌头就别想要了。”

温从何咬着舌头,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惜命过。

“这就对了。”

林飞勾唇。

“你......你们要带我去哪里?”

温从何颤抖着嗓子开口,这么一折腾,胆子都给他吓破了。

“去找你老子。”

说完这话,没等温从何反应,林飞对着窗外纵身一跃。

西烈拎着温从何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温从何还没来得及尖叫,就感觉到脖子后尖锐锋利的小刀。

“你最好别叫。”

温从何只能憋着,咬着自己的舌头。

……

陆家,整个别墅变成了白色。

到处挂着白色的灯笼,白纸剪成的铜板和纸花铺满了地上。

大堂中央,放着一架黑色的沉木棺材。

一边放着陆天野的照片,相框当中年轻的男人看起来是那么的鲜活。

到处都是白色的菊花,来来往往布置的仆人也穿着白色的衣服。

陆商和从拐角走了出来,穿着一身纯黑的西装。

头上的头发似乎更加苍白了一些,身子也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,姿态有些佝偻。

“我请的宾客都到场了吗?”

他面色平静,看不出半点波澜,蒙蔽在他眼前,比丧子之痛更大的是,报仇雪耻!

“回老爷的话,各大家主都已经到场了,在楼上等着您呢!”

“好。”

陆商和扔掉手里的拐杖,扶着管家的手,往台阶上走。

区区一个林飞,陆商和不信他敢和整个南城所有的大世家作对

……

此刻的温家别墅,整个走廊都亮着灯。

家里的仆人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,厨房里显然在准备今天的早饭。

西烈拎着温从何,跟在林飞的后边,大摇大摆的从温家大门走了进去。

“站住!你们是谁?”

很快被保安给拦下来,西烈一把将温从何甩到面前。

“告诉他们我们是谁。”

温从何怒瞪着保安:“本少爷带来的人,拦什么?”

“是,少爷您请。”

保安赶紧撤开。

温从何从来没有哪一次回自己家还这么憋屈过,看着那两个人淡定自若的在温家客厅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西烈手里之前还抵在他脖子后的小刀,此刻正插在他家昂贵的真皮沙发上,温从何心里一阵肉疼。

仆人从身边经过,西烈拦下。

“去把你们老爷子请过来,就说有客人。”

保姆脸上有些犹豫。“老爷还没起床,请您稍等。”

“不用等,就现在。”

“是。”

保姆放下手里的果盘,转身上楼。

过了一会儿,温远的身影从二楼转角处出现。

“爸!”

温从何就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,立马扑了上去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温远扶着眼镜框,把儿子一把推开,打量着坐在客厅的两个年轻人。

显然,来者不善。

“爸,救救我,他们两个要杀了我啊!”

温从何语无伦次,着急的一张脸都憋的通红,就差没直接对着他老子哭出来了。

“滚开坐好!”

温远一脚踹开儿子,人到老了,反而冷静起来。

他朝着两人走去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“不知两位客人前来温家,所谓何事?”

“爸,他就是林飞,那个杀了陆天野的林飞啊!”

温从何不依不饶的声音还在旁边叫着,他就不信,都到他家里了,林飞还敢做什么。

“闭嘴!”

温远看着两人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,冲着儿子的方向怒吼一声。

这两尊大佛一看就不是好惹的!这个逆子!

“逆子不懂事,冲撞了两位,还请两位不要怪罪!”

他低着头,谦卑的对着两人道歉。

林飞端起茶,抿了一口,笑道:“没事。”

没有想到,这个温远倒是个明白人。

这样的人居然会有温从何这么个儿子

不过也没什么用,明白人还不是没有能控制住自己的贪婪,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就应该知道会有报应!

“两位贵客前来温家,怕不是给我温某人送回这个逆子这么简单罢?”

林飞爽朗大笑,下一秒,手里的瓷杯突然用力摔碎在地上,粉身碎骨成了一堆粉末。

“看在你识相的份上,我林飞敬你一声温老爷子,只是不知道老爷子您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。”

林飞走向温远,两手空空,却让温远觉得,这个年轻人好像前来索命的无常。

“善恶终有报,不是不报时候未到。”

“现在,你温家的时候到了!”

温远手一松,手里的茶杯哐当一声落地。

相关阅读